在學校裡寫程式 vs. 在企業裡寫程式

摘要:一個為了增進程式教育的提議:學術界應該將我們暴露在更「實際世界」的環境下,­而不要回歸到專業訓練(註:這裡有點不確定 without regressing to vocational training 的意思)。醫生必須在某一時刻面對屍體,以確認他們是否「被生來做這行」(made for it)。(我聽過一些人的故事是在這個經驗之後就停修了)。如果我早就預見我二十歲出­頭接的一個兩萬行(20K line of codes)的專案是由一堆不同的 programming style 組成,並且我必須在一天內看懂、三天內改好一個 bug,我也許已經考慮其他的職業選擇─雖然大概不會啦。

Comments closed